青玉

沉迷游戏。有同时肝三个游戏按时上学还不在课上睡觉被知情人吐槽居然没死……写文是因为兴趣,虽然没有文笔。懒癌晚期但是无聊会把想到的东西写下来。可能会出现画风清奇或者异想天开的东西。
如果我有文章更新到一半坑了,大概是我去肝游戏或找不到号了。
但在游戏里我是非洲人啊(绝望)。

二.王可的身份

在公交车上王可单方面做了自我介绍。

王可说:“别人都叫我王可,你叫李穆对吧?某些人让我来找你们。具体情况,要看你们收不收你以及你去不去。最好别去,那边……”她思索了一下似乎在找合适的形容词,“可以用‘贵圈乱’来形容。你能不去就别去了。大不了房租给你打四……不,五折。”

李穆自然是满口答应——免头两个月的房租在加上以后房租打五折,多好。

王可在一边暗自叹气,小时候多有灵气的人,就这么读书读傻了。要她遇到这种情况,绝对是撒丫子就跑,心情不好说不定会反手捅两刀——知道姓名,知道家属。这不是stk还是什么啊。虽然,说的这些都只是资料。当然,要她摘了眼镜看,估计连李穆蛀了那些牙都清楚。


王可的住处已经有点像园林了,但要比园林小。粉墙黛瓦,朱红色的木门。里面是一栋三层高的楼,院子里有口井,墙边种着桂花。

李穆以为其中的某一户是王可的屋子,便觉得打扰了。被王可拦了下来。王可仰头看着他问:“不看看吗?一楼两间都空着,二楼左边的也没人。右边是王奇的地方,三楼我住右边,左边是人偶室,算是我的工作室。地下室是书库……虽然黄梅天保养书有点碍事但请不要介意,如果想看什么书可以去找。”

她一下子说了那么长一段话有点喘。可以说,她是很希望李穆留下来的:“房租……折后…一个人,五百。一室一厅一卫,有厨房,但没接煤气。不介意的话,这是空房的备用钥匙,请自己参观。房间里有床的。如果要住进来的话,只需要带生活用品就可以了,我等会有事,王奇在家里,契约也在他那里。”

王可说的王奇刚从门口踱出来,踢着拖鞋,穿着白背心会短裤,头发翘着,叼了块苹果没睡醒的样子说:“姐,暑假作业的答案你帮我看下呗。”

他们姐弟两形成了完美的对比,一个在晚春,一个在盛夏。一个不苟言笑,一个漫不经心。唯一相似的大概只有脸了,当然弟弟不带眼镜。

王可因该已经习惯了,她说:“你没有我这样的姐姐。”然后摘下了眼镜,“带他,嗯,叫李穆看一下房间,[晚饭前带过去。]”

李穆看王可突然说了句外语也是有点不明所以。王奇却更流利的回复:“[好,知道了。]”


王可的家是一整栋楼,但却分了户。用防盗门隔开。特别是三楼左边门上居然连着报警器,其原理和电瓶车上的差不多。

王奇倒是不以为意,他看了李穆一眼,不以为意的说:“想看吗?”李穆没有说话。“其实我也好奇很久了,今天你在,我就顺便开一下试试好了。”王奇说着,已经拿出了钩子和铁丝,三两下打开了锁并没有惊动报警器。推开一条门缝,朝里看,“说不定里面是r18…”

“诶!?”

突然王奇不说话了,僵在原地,一会想把门重新关起来,但被一股力阻止了。是李穆。他把门推开,但当他看见房间里的东西时,却发出了叫声,并跌坐到地上。

“啊!诶诶诶?”

房间里的东西如果单独拎一个完整的出来一点都不可怕,刀具也有好好的放在工作台上,虽然有些散乱。但,那是黑压压一片,让房间看起来甚至有些挤了。说不定,里面的房间已经放满了。人偶,到处都是人偶。因为光线不足看起来阴森的人偶。

踏,踏,踏……

脚步声,接近了。

的确,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她想不发现都难。王奇飞快的把门关上了。

但明显已经晚了。王可已经走到了楼梯口,手里似乎还拿着什么,像是书。没有带眼镜。在她盯上李穆的瞬间,让他产生了一种在冰窟里被人用手术刀解剖的错觉。很快,她移开视线,看向王奇说:“答案在这里,自己誊上去。”

李穆慢慢放松,仔细想想,眼睛长得凶也不是王可的错。但王可下一句话,瞬间让他头皮发麻。


“你看到门里的东西了。所以不能回去。”


可以公开的剧透

王可

能力

看透一切真相的眼睛

注:看答案就靠它了,看敌人弱点也靠它了,看别人家八卦依旧靠它。弱点是能力不能透过玻璃。不可控。王可还没有完全掌握。

武器

未知


王奇

王可的弟弟。如果突然变得散漫就说明在谋划什么的人。

能力

幻觉制造

注:只有视觉特别逼真,一次只能作用于一人。是少有的影响别人的能力。能力不能透过玻璃。可控。

武器

(你在对辅助期待什么啊?以及王可也算是隐藏的弟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