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

沉迷游戏。有同时肝三个游戏按时上学还不在课上睡觉被知情人吐槽居然没死……写文是因为兴趣,虽然没有文笔。懒癌晚期但是无聊会把想到的东西写下来。可能会出现画风清奇或者异想天开的东西。
如果我有文章更新到一半坑了,大概是我去肝游戏或找不到号了。
但在游戏里我是非洲人啊(绝望)。

长恨歌(2)


预警见前文前文见主页。
求评论,求评论,求除了广告以外的评论。

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
袁女侠现在有点懵。
“师妹?”

这情况有点复杂。那群小鬼头低估了袁回岸的心黑程度以及行动力。
三天,整整三天。没有肉吃。连鸡蛋都没有,连烧菜的油都改成菜油了。
而且,只有她们六个。不多不少,也没有搞错人。
其他人则是日子过的好的离谱,要吃什么全都有,要用什么只要提到了袁小姐总会找来,大多还是她亲手做的。
这个人,除了生孩子根本什么都会。
如此,没有三天,第一天就有人憋不住想去告密。但那孩子确实可怜,被小姐发现了绝对会赶出去的。
但,三天后,最挑食的那个还是露出了马脚。她不爱吃素,三天没有肉吃竟在挑水时晕了过去。被袁回岸带回去灌了一碗鱼汤,她又故意躲一边,看着那小丫头拿了鱼往房内跑——她们还藏了个人。
这也是袁回岸发现药材无故少了才发觉的。
半多还是男子,不然用不着背着她。
希望不是什么妖言惑众的人渣。
于是,毫无预警破门而入的袁回岸看到了方思明,或者说幼年的方思明。
像,这是真的像。
黑发,黑眸,瞳色透亮,长得又乖巧讨喜,脸上有点肉,就是看着有些体虚。
和当年同她一道在云梦求学的方思明,或者说“思明师妹”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想来那天她没吃到的肉馒头大约就进了这孩子胃里。
“……你是谁?”迷茫的童音,带了些无助,他微微侧目想要喊人,“佑水!佑风!”
不,已经喊了。
尽了最大的努力,调动脸部的肌肉让自己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袁回岸道:“她们不敢来的。”
犯了规矩,她们再来,是想抄书不成?
看着瞬间安静甚至有点瑟瑟发抖的小孩,袁回岸觉得自己的笑起了反效果。
果然是当年为了耍帅阴笑太多改不回去了吗?
村民对袁回岸没有好脸色,她自然也不会给村人好脸色。在云梦药园熏陶出来的几分随和通通被收敛的太过了。
她本就不是善人。只是恰好见不得别人伤到。
“方思明。”试探性的叫了童年伙伴的名字,得到了惊诧的抬头,“他又是谁?”
“故人。”见小孩儿一头雾水,袁回岸补充,“很漂亮,和你很像。简直是一个人。”小孩低着头默默的扯着被套,袁回岸倒是不在意,坏了就补好,也不费事,“你又是谁?”
小孩愣了愣,痛苦的皱眉:“我是……我是谁?”
“……”
这让袁回岸有些难办,但她还是给楚留香发了飞鹰。
几年前方思明来找过她,帮忙处理了一个小麻烦……这孩子若不是吃了移形丹装傻的方思明,就是真的失忆了的方思明他儿子……女儿……嗯,总之是,方思明家小孩。
既然要找,哪怕不是方思明,手里有个人也有底气叫正主出来不是。再加上,这竹舍,只收孤女,要是姐姐带着弟弟来投奔那就一概不收,要是哥哥带着妹妹来,那妹妹留下,哥哥去爱去哪去哪。
这就是规矩,来竹舍唯一不可更变的规矩。
至于为什么袁回岸觉的不是吃了移形丹失忆了的方思明?哦,那是因为当年方思明真的是做什么都要提到朱文圭那老头,袁女侠当年在云梦唯一一次逃课失败就是方思明死活不肯翻墙说是对不起他义父。
袁回岸当年皮是真的皮,白眼一翻随口一句,去他丫的义父,义父有山下羊肉好吃,有山下糖画重要?方思明当下有半个月没和她说话。这还是同辈只有袁回岸能无视“思明师妹”生人勿近气场自然的与他交流的情况下。

香帅的轻功很好,中午寄出的飞鹰,下午就到了。
看到“小方思明”时还有些惊讶。
看来这孩子被保护的很好,起码,对那个方思明来说,保护的很好。
看来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难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是?”看看这疑惑的表情,还是很好玩的,不是吗?
“方林疋。如果真是方思明的儿子。”袁回岸利索的打包那孩子的行李。他本身的物品其实很少,袁回岸看不过,随手帮他做了双鞋,又想着鞋都有了干脆换身衣服便翻出了一套八成新的云梦服,是小孩的款式。又担心小孩路上无聊,又包好了山楂糕……林林总总也是一大包。靠小孩提会有些吃力,她就直接把包塞到楚留香手里。
对此香帅仍有疑虑:“你怎么确定……”
“这里,”她拉过“方林疋”的胳膊,翻过来露出一小块红色的胎记:“这个,思明师妹也有。但我找不到他后颈的伤。”
她到底是何许人也,对方思明如此熟悉?
“当年我偷偷带他出谷,去集市买豆腐脑。遇到那姓朱的,他被叫走了,回来后就多了一道疤。结痂了,伤好了却还是有一圈白印。”
云梦低着头自顾自说着,手不自觉的扯着衣袖,像是和袖子过不去“我在想,我一直在想。要不是我突发奇想,要不是我他也不会被打……都是我的错。”
方林疋躲在暗处看着,袁回岸蹲下,问:“小家伙你愿意和那个叔叔走吗?”
小孩幽幽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又很快低下。
“咳咳,叔叔?”饶是楚留香也有些介意。
“怎么?”袁大小姐拖长了调子刻意咬准字音,“方思明是我师妹……师弟,他孩子叫你叔叔,辈分没错啊。”
楚留香到不是介意这个:“姑娘可知,这孩子是……”
“思明师妹的。”
袁回岸一口咬定。
香帅觉得有些头疼。
“不,我是说,这孩子的母亲是……?”
“没有。”见香帅皱眉,袁回岸忙补充,“师妹说没有。”
这样,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无情啊。
“当时师妹挺不喜欢他的,开头半个月都是我在带。
“不过,后来还是领回去了。说是要了结了。这不还活的好好的。”
袁回岸抱了抱孩子:“看,除了轻了点长得不错。”
香帅只觉这孩子瘦小还又有些怕生,倒是一样的寡言,却也没察觉出哪里长得好。脸吗?
袁回岸却觉得,这孩子没像刚出生没多久那样虚弱,没有半死不活的吊着一口气,没有瘦的皮包骨头,还好好的活着,便已经是万幸。
这孩子,学轻功还行。学武,最多防身。
完了,有点像挖去云梦的呀。
云梦弃徒舔舔下唇,正欲开口诱拐儿童走上学医的不归路,突然想起了什么,硬生生把话吞回胃里。
“你觉得他会来吗?”
香帅问。
“会的。”对此,袁回岸倒是很有把握,“把消息放出去,只要他没还有一口气。”
因为,他对方林疋是真的上心了。
她果真是误会了什么,对着香帅语重心长,宛如临终托孤:“找到了,对他好点,你要是好奇,我把当年的事放给你看。引梦,我还是会的。”
香帅端起茶杯抿上一口,鬼使神差的点头,稍一不注意便脱口而出:“好啊。”
或许是……袁回岸这里的茶,太好了让他忍不住想多留一会吧。
他们没注意到,一语不发的“方林疋”用不是少年会用的眼神盯着他俩。且在袁回岸转头的一瞬间,恢复怯弱的神色。
“胆子大些,别怕。方思明可是完全把自己当爹,别说佑水她们了,使唤起我来都是那叫一个顺口。”袁回岸在他肩上拍了两下,接着只顾着寻找引梦的用品,并未注意其他。
不,是在把袁小姐当丫鬟呢。
不过,袁小姐脾气还真是,好的可以。
不愧是傻子。
不不,满身的戾气还是收敛起来的好。
现在的他还太虚弱了。

——(●—●)——
关于备注,和预警。
可能有点晚,不过我更的这么慢其实也不晚?
方思明是双性设定,生过一个孩子不过不确定生死。
至于是谁的,虽然我想说保密,不过都打楚方tag还叫这个名字了,心里有数就好。
原创人物袁回岸名字的话来自“回头是岸”所以“回岸”,“袁”是方的反义词“圆”的同音。毕竟我不太会取名字。
名字是来去祖师取给方思明听的。但对她帮助也很大。
袁回岸大概是单方面认为自己和方思明关系很铁(换游戏里方思明对她的好感度大概是惺惺相惜出头一点),其实也是神助攻……吧?
嘛,关子还是要要卖的。
顺便这是随时可能坑的缘更文。坑了我大概会放大纲。
旧剑沉船,目测冲田也会沉。
又一个咸鱼master失去了梦想。
(其实瞬间被自家杰克女儿治愈了啦。)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