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

沉迷游戏。有同时肝三个游戏按时上学还不在课上睡觉被知情人吐槽居然没死……写文是因为兴趣,虽然没有文笔。懒癌晚期但是无聊会把想到的东西写下来。可能会出现画风清奇或者异想天开的东西。
如果我有文章更新到一半坑了,大概是我去肝游戏或找不到号了。
但在游戏里我是非洲人啊(绝望)。

线偶室

*小说。原创。没文笔。自娱自乐。有腐向和百合情节。三观不一定正。以上。

四.地下世界

李穆本以为王可会带他出去,结果王可只扔给他一套衣服让他换上就一头扎进工作室里说是要给待会卖的人偶换衣服顺便小修一下。这使他只能和弟弟君大眼瞪小眼,但是弟弟君不看他 ,最后还是王可抽空抬起头说了句:这不是客人。虽然王可又低头做事了,王奇的态度却稍微友善了些。用游戏做比喻大概是好感度从10点变成了20点。这时,李穆的疑问也到达了顶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可到底是干什么的?你们是什么人?”在王奇拉着他看了空房间和书库一圈,来到王奇的客厅里时,李穆终于问了出来,和王奇说的:“要喝茶还是咖啡?或者可乐?酒的话不行,酒鬼老姐会骂我的。”和在一起。

性格古怪,爱好古怪,行为古怪,脾气暴躁,还酗酒。这样的人真的没问题吗?李穆不由得心想。

“那,先回答你的问题好了。”王奇说,“第一问,有个组织考虑要收你,王可护送你见上司。第二问,王可只是个辍学的普通人偶师而已。第三问,我是王奇,三中三年级的学生。至于王可,我觉得她本人来回答比较好。”王奇说着把客厅的们打开,王可从新带上了眼镜看上去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了,正拿着手机保持将要敲门的动作,看来并没有料到王奇突然的开门。但显然听到了王奇说的话。她想了一会,大概五秒说:“人偶师,兼职只要有钱,还不触及我的底线,什么都会做的侦探。两年前因为一些事故被学校开除了所以24小时营业。目标是制造世界上最完美的人偶和清空所有债务。以及车到了,迟到的话,大魔王会生气的。”

王奇听到最后一句话,打了个寒颤,飞快的冲进卫生间。王可倒是没有打理服饰,还是上午的衣服。至于李穆,只能说王可给他的衣服本来是做给人偶的,但王可刚把衣服做好就接到了潘华的单子,等身大人偶的制作就那么耽搁了。现在李穆穿居然合适。而王可做的人偶,服饰的华丽也是一大卖点。

既然提到了,那还是顺便说一声吧。潘华,论辈分算是王可他们的远房表哥,从小没见过面,只在族谱上见过名字的那种。和王可他们真的不熟,但他暗恋(虽然大家都知道,但没说。)的人和王可熟,可以算得上酒友也经常和王可一起拿来作比较。虽然王可很多地方是比不过海千,但两人都没意过。而王可认识潘华后却私底下和王奇称他“大魔王”想想这大概是潘华接手管理王可的债务,认识到其出色的工作能力后,就让利息翻了一倍的缘故。要让他们姐弟说“大魔王”坏话大概是说上两个小时都说不完的。连带海千有时都会被叫“魔后”。当然两人都隶属灵异调查科,还是正负科长。基本上要是潘华来找王可,那就是到不得不借助王可眼睛的地步了。当然要是海千说找王可,那就说明有酒喝了。

王可把人偶包好,王奇也差不多的倒腾好了。当他出卫生间们的一瞬间,李穆忍不住感慨“帅哥你谁?”

王可骄傲的笑了,王奇愣了显然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在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车,亮的反光。里面的司机就是潘华。他看着手表,刚要发火,王可举起了手里的人偶,塞到潘华手里,又拿回来,打开包装盒。只能说,王可的审美其实很好。切不论盒子的精巧。里面的人偶被她做就像下一秒就能眨眼睛一样逼真,洁白的皮肤,黑灰色的头发浅棕色的眼睛,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如果不是手指关节上的连接球,不知道的人大概只会以为这是个可爱的孩子。人偶穿的是花嫁装,手中的手捧和头上的头饰都是用真的新鲜花材制成。

“木头是蒸馏过的,喷漆也是完好的,假花和白无垢和红妆,以及其他衣服都在盒子里,你还想怎么样?快把剑还我。”王可说。

潘华看过后说:“本人更漂亮。”然后把人偶放在了副驾驶坐。

王可干巴巴的笑两声,把自己缩在了车角。王奇坐在中间。

到目的地的时间是漫长的,期间,王可表示会留在海千那。让王奇到时候自己回去,至于李穆,王可说调查科的要是不收就归她,留着打扫卫生也好。

在堵了久到可怕的时间后,车停在了闹市区普通的写字楼前。

“做好走17楼的准备了吗?”王奇问。在潘华的苦笑,王可生无可恋的叹息中,李穆表示黑人问号。

潘华把车停好后,领着三人走向其中最靠里的电梯,按下了B1。接着拐到停车场不宜被人发现的角落,从墙上摸出按钮后傻站了两分钟门才滑向一边。随着门的打开一张脸出现在门口,她刚想说话,就被潘华捂住嘴塞了回去。王可也配合的把另两人推了回去。

直到门关上,潘华才松开手。灯光打在白色的台阶上,有些刺眼。海千高兴的挥着手和手里的游戏机说:“你来啦~”又看向李穆,“你好啊,是李先生对吧。”

王可在一边点头,刚进门她就把眼镜收起来了,说:“我找到他的。虽然情报很详细,但是没有照片。我也会苦恼的,所以请我们吃饭。还有一起喝酒吧,我带了米酒。”海千高兴的笑了起来,是那种像孩童一样天真的笑脸:“恩恩,我刚好得到了看上去不得了的葡萄酒!”两个人一同无视了在边上低吼:“你要是被别人看到怎么办?!”的潘华。

在唯一会制止她们话题的人被刻意无视后,王可和海千的话题已经从“我的武器在哪?”向着“哪家店的点心好吃”“哪个牌子的指甲油好用”“哪个游戏人物值得养起来”一去不复返了。

王奇像是已经习惯了,在她俩聊的差不多的时候问:“还是食堂的话,不怕菜被抢光吗?”两人像是这才意识到,几乎同一时间说:“对哦。”潘华这时插进来说:“你不能进食堂,你也不能被他们看见。”“才不是,只要不说身份的话,海千姐就不用担心了,你不知道吗?[白痴]!”反对的人除了王可还能有谁?“以及,闭嘴,你心里想的我都知道了,你说话之前喜欢先在脑子里想一遍,我知道你会几国语言,知道你听得懂,你却不知道我真正的能力是什么,就像你不知道海千姐……有多好一样。”王可说话的声音不响,而且语速极快,每个人都听清了。一时间空气沉默下来,在几人中最矮的王可就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言论一样,摘掉眼镜的王可不用看就明白的感受到了恶意,当然她没有在意。

“是啊是啊,”打破沉默的是海千,她用力的把王可按在自己怀里,因为身高和鞋底厚度的缘故,穿着平跟鞋的王可只到穿着厚底靴的海千的胸口。随便一提,两个人都是c。“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说喜欢一个和我长得超像,叫千千海的家伙哦~还说比我帅气什么的,姐姐我这叫平易近人诶——。”

在他们谈话的时候,已经走到地下二层了,那里是食堂。零星有几个人人在用餐,但也只有一个窗口,正没人排队。

李穆看见窗口里的荤菜眼睛就直了,关键是肉多。反观蔬菜,只有碗可怜剩在那里。

等拿好菜,找位子做好,李穆才发现不对。其他的人竟然没一个拿荤菜。难道其他的人都是素食主义者不成?李穆看着王可餐盘里的胡萝卜炒花菜,王奇盘子里的罗宋汤(胡萝卜,土豆,番茄)潘华的诡异沙拉(胡萝卜,黄瓜成切条状)而海千正搅着她的冰淇淋她连主食都没拿。李穆夹起一块肉,独自塞进嘴里。像是约好一样,其他三人几乎同时偷偷的笑了起来。王可没笑,她说:“哈哈。”真的是用平板的语气说出来的。果然,李穆的眉毛皱在了一起。随即把肉吐了出来。王奇递上一碗番茄土豆汤被李穆一口气喝干净了,随即潘华推来一盘黄瓜沙拉,最后王可把一碗花菜放到李穆左侧,“这里的荤菜特别难吃而且都是‘奇美拉’的肉。”王可解释说。

李穆:“……你们只是把胡萝卜吃掉了剩下的扔给我吧?”

同时转过脸去的三人从另一角度肯定了这一点。


剧场

王可:我觉得那些老头挺可怜的,那么多继承人最后只活下了我这天赋最不好的。还是女孩。

海千:我也觉得那些研究员怪倒霉的,那么多实验品最后就活了我,能力最没用的。而且不是男孩子。

李晓:连个满级大佬在说什么呢……

海千:不,你比你哥有天赋多了。

王可:李晓是个好孩子,所以能力不强也没关系。

李晓:诶?

王可:因为,我强啊,特指异能,除灵,打架,做人偶方面。

李晓:完全没被安慰到哦。

王可:王奇,怎么办,怎么安慰人。要不你上?

王奇:拒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