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

沉迷游戏。有同时肝三个游戏按时上学还不在课上睡觉被知情人吐槽居然没死……写文是因为兴趣,虽然没有文笔。懒癌晚期但是无聊会把想到的东西写下来。可能会出现画风清奇或者异想天开的东西。
如果我有文章更新到一半坑了,大概是我去肝游戏或找不到号了。
但在游戏里我是非洲人啊(绝望)。

5.玄学

在某普通的一天,木花普通的登录游戏,普通签了到,普通的拿到半吉,普通的完成每日任务。然后想起一个玄学——在得到非洲阴阳师成就之前有很大可能会得到ssr。然后普通的抽卡。

“鸟。”小姑娘漫不经心的说。

“哥哥,你在哪里呀……”来自童女的呼唤全没有童男回应。

木花看着童女,没有丝毫犹豫,像没有感情似的说:“再见了,小妹妹。”

童女喂给了镰鼬,因为他刚好20级满。

“所以,你为什么要把童男,童女都喂掉啊,现在的童男流可是斗技上高段的主流哦。”名叫推理大法好的隔壁玩家痛心疾首的说,“之前你把四星的童男都用去升星了诶。”木花手里捧着热茶,指骨却依旧泛白,她看着手里的茶叶,沉默了一会。

“我觉得牺牲自己给别人好处的人,很恶心。”

“你是不是从他们身上看到了谁的影子,而你恰巧讨厌那个人。”

两个人几乎同时说出不同的话。推理点点头:“也就是迁怒了。”

喝下了半杯茶的木花临摹两可的说“算是吧。”

院子里的樱花树开的真好,白色的,很素雅。院子里是嬉闹的式神。鬼使黑跟着鬼使白,三尾姐姐坐在樱花树下,红叶在找晴明,晴明却在看博雅。神乐在和比丘尼交谈。以前的妖狐调戏着小姐姐们,可跳跳妹妹其实一直在他能看到的地方。河童偷偷看着鲤鱼精,但鲤鱼精不经意转头时河童却又会躲起来。跳跳一家围着新的妖狐的尾巴。傀儡师和她的哥哥在一起。樱花妖表示不需要桃花妖是安慰她心理没问题,真的没问题。山兔在和孟婆赛跑。姑获鸟其实很想带孩子。吸血姬(们)在屋檐下看着他们。

多热闹的庭院,可惜他们只是数据而已,只是数据。虚假的数据而已。

6.不知不觉

“唔。”木花登录了游戏但似乎有什么不太对。

三尾姐姐的技能还没满,红叶才28级,三星的首无还没被喂掉,妖狐只有26级,惠比寿还没觉醒。姑获鸟才三星没觉醒,妖琴师3星没觉醒,吸血姬三星没觉醒,鬼使白19级没觉醒……没有鬼使黑,没有清姬,没有骨女,没有二口女,没有般若,樱花妖,桃花妖。就好像,回到了她27级的样子。不,她就是到了27级。

可能是有bug,或者她就在做梦。

木花是个无聊的人所以她等级升的很快,推理等级升的就很慢。所以木花满级了推理才29级——以前他们是组队认识的,推理大法好那时等级比木花高。

那时木花在觉醒四奋斗,觉得无聊就选了组队。推理大法好刚进队伍她拉了人就跑。准备前木花召唤了惠比寿和三尾狐,在推理的注视下愣是不改人。那天,推理看到了一下奶2600多的惠比寿和大招带走水麒麟大半管血的三尾狐。

“我的名字是木花。喜欢的食物是点心,喜欢奇怪的事,爱好是动漫,目前在学园技,以后庭院的设计,花木的养护可以找我。”


~

啊,好困。不过终于打完了,好吧并没有。不过,如果是be的话,这里已经有伏笔了,但我并没有想好到底是要就写写日常还是搞搞事情来个be。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