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

沉迷游戏。有同时肝三个游戏按时上学还不在课上睡觉被知情人吐槽居然没死……写文是因为兴趣,虽然没有文笔。懒癌晚期但是无聊会把想到的东西写下来。可能会出现画风清奇或者异想天开的东西。
如果我有文章更新到一半坑了,大概是我去肝游戏或找不到号了。
但在游戏里我是非洲人啊(绝望)。

脑洞

就突然梦到,如果有个性格比较软的监管者和性格暴躁的求生者(不是现有的任何角色),然后其他人都飞了剩下暴躁的求生者,求生者也是不适合开机的,然后她翻了把枪抵着监管者脑袋让她修电机。让一个监管者修电机。然后,那个监管者真的去了,委屈巴巴的去修了,三个。连门都是监管者开的。
回庄园监管者当然被同行笑了,结果那个监管者更委屈:“我从小就打不过她……”
回到庄园的求生者还自言自语:“小崽子能耐了,呵。”
大概会私设一个求生者一个监管者。然而监管者所有的罪名其实都是那个求生者搞的鬼,监管者只是被冤枉的,就是平时撒谎太多没人信她。
嗯,如果我不犯懒大概会把人设放上来,并看情况写小短篇?被复联三的剧透虐到了,我现在只想吃糖(肉)。但是不会写肉,只能写糖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