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

沉迷游戏。有同时肝三个游戏按时上学还不在课上睡觉被知情人吐槽居然没死……写文是因为兴趣,虽然没有文笔。懒癌晚期但是无聊会把想到的东西写下来。可能会出现画风清奇或者异想天开的东西。
如果我有文章更新到一半坑了,大概是我去肝游戏或找不到号了。
但在游戏里我是非洲人啊(绝望)。

【可巧】问答

相信我是糖。

(●—●)

封闭的空间。
两个面无表情的人。
白炽灯过于明亮让其中之一不适的抬手遮住眼睛。
而另一人,翻看着文件夹:“吐真剂已注射。”“是”人造人放下手,端正的做好。她的背挺得笔直,眼神在灯光下微眯。

“那么开始。”
“是。”

你是谁?
人造人的神情没有丝毫波动:“如你所见,王可。”
再详细点。
名叫王可的人造人深吸一口气:“鬼才人偶师,王可。外行不会了解的小人物。”
没别的身份?
“没有。”

最喜欢的食物?
她似乎没有表情,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汉堡。”

是吗?下一题……最喜欢的游戏?
“如你所见,我的账号。”人造人回避了这个问题。
好,反正这和主题无关。

那么,你是看着王令,你的父亲离世的吗?
这名人造人抿起嘴角,抬头和我对视。
她眼里没有星辰大海,只有腥风血雨。这是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和清澈无缘,但有着明显的边界线。多少还有点高光。
有一瞬间她阴郁的像是被圈养的狮子,眨眼之间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是的。”她简单的肯定了,“他和樱阿姨被抬走时都失去了呼吸。”
真可怜……
“我,我们不需要同情。”不通世故的人造人冷硬的打断了对方的感慨。

好,下一问,你弟弟王奇是个什么样的人。
原本坐直的人造人靠到椅背上抬头望天……花板。
仗着自己没有痛觉睁大眼睛,很少有人能读懂这位喜怒无常的人造人:“麻烦制造者,随时可以抛弃。”
是吗?感情真好。
“并没有。”
人造人维持这她一贯的冷淡和扑克脸。

那你的属下,李梁呢?
“很弱。那天死了也不奇怪。”她这话说着确实有点伤人心,只是这个问答就是要这样的效果。

最喜欢哪个人类?
听了这个问题,人造人第一反应是捂住嘴。但任然没有抵抗住药效:“我不喜欢人类。”
你不能说实话。
直白的话语让王可发出一声闷哼。她仰着头靠在椅背上如同上岸的鱼,费力的呼吸空气。

你最讨厌的人?
那位鬼才恨不得能把自己的嘴缝起来,但这是无用功。她趴在桌上把脸埋在胳膊里声音也被闷着:“李桥。”见无法挽回,她下意识的将手伸到背后轻抚那把鸯剑。最后干脆的把它从剑袋里拔出来抱在怀里。
是个可爱的孩子。
别那么凶的瞪着我啊!还以为会被杀掉。哦,忘了你们人造人不能杀人。

好最后一问,你效忠于谁?
鬼才人偶师从新坐正,眼生一扫先前的纠结,笑到:“自由!”
不错的假笑。和谁学的?
“拒绝回答。”她站起来往门口走。

还有一个问题。
人造人停下脚步,手已经搭上了金属把手。
什么时候失效的?
王可一右脚根为中心,向后转。顺势靠在门上:“一开始。”

药物测试到此结束。
反吐真剂研制成功,急需改良延长药效。

PS,后来王可在卧室和李桥的人偶说了两个小时的对不起。如果不是正主叫她吃饭,这一根筋的还能说更久……
(更新,不存在的,还是摸鱼好玩。)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