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

沉迷游戏。有同时肝三个游戏按时上学还不在课上睡觉被知情人吐槽居然没死……写文是因为兴趣,虽然没有文笔。懒癌晚期但是无聊会把想到的东西写下来。可能会出现画风清奇或者异想天开的东西。
如果我有文章更新到一半坑了,大概是我去肝游戏或找不到号了。
但在游戏里我是非洲人啊(绝望)。

魔女集会梗

不老魔女养孩子的梗。
也不算养孩子。
大概没什么预警。反正是原创。
大多是对话。
那么,开始。
before
“要糖果和面包去深林外的教堂。
“这里可不是小孩子玩耍的地方!
“不惹麻烦等你家长来也不是不行。
“……
“给。
“你什么表情?是热可可!你以为我会拿出宝贵的魔药吗?
“爱喝不喝。”
眼睛藏在头发下的少年因为寒冷微微发抖,对陌生的人保持警惕。对温度没有感知的魔女见他这样,已经点起炉火。但壁炉里的火温暖房间还需要一段时间。最后,他抗不过饥饿,伸手接了那边散发着热气的饮料。
太甜了。
魔女没有特意给他留床。魔药店里也是没有床铺的。
不老不死的魔女不需要这些。
连热可可都是她用可可豆里临时制作出来的。
魔女给教堂写信。匿名的。挑衅信。
魔女等了十三天,信送的慢。第六天清晨信才送到。圣骑士骑着马跑了一天,被魔女的结界困了两天到的时候已经是第十三天。中午。饭点。
少年在啃魔女刚烤好的肉,火堆下面是烘山芋。远远的,魔女见带着十字架的人来了,就把魔药店收到自己的手提箱里,带着猫头鹰骑上黑龙跑路了。哦,龙头上还蹲了只黑猫。
骑士挺生气:“你怎么让她跑了?那家伙几年前偷了教会的龙蛋,说是要炼药。悬赏金可高。”
骑士生气的吃起了烤串:“这肉不错,你烤的?”
少年:“……”魔女烤的。野猪肉。

(幕间)
魔女是孤僻的魔女。是众叛亲离的魔女。还算有个损友。
损友问:“哟,这回没捡东西样?你养的蜘蛛,买的不错,还有蛇也是,被人说毒性烈,是暗杀的好帮手。”
魔女:“……我就把他们当试药对象。”
魔女是魔药课的优等生。成绩平平不会有突破但魔药质量有保证。
顺便一说,她们的魔药老师是个好人,一点也不凶。学校分院也不是按性格是按专业。日常系一类,治疗系一类,辅助系一类,战斗系一类,刺客系一类。
强调这一点是魔女一点不想被人问魔药老师是不是一只深情的老蝙蝠。
明明是个人。不是吸血鬼,而且热爱日光浴。一个学期能看到十来个女生来扇他耳光,五个说分手,三个说我们不适合,六个说家长不同意有缘再见,七个问他到底喜欢谁。以上人员不带重复。
魔女是刺客系的魔药课代表。在如此的环境下练就了在任何情况下波澜不惊的表情。
俗称,冷漠。
只要给钱她可是十分乐意像向前来复仇的小姐提供老师逃跑路线的。
损友是刺客系的打算转狂战士。
她们变成魔女的理由很简单。
死神带走了他们的时间忘了带走他们的人。

after
“嗨。”
魔女走在街上,她只是打算逛街。有人叫她,她也就停下,并回头。
看着带着银十字架的青年人魔女愣是想不起他是谁。但有点眼熟。
“哦。”
魔女很敷衍。新店开张,她要去抢购药材。
然后她看见了青年手里拿的木柴,还有装在玻璃瓶里的水。
魔女觉得要完。
她并不排斥死亡,但是烧死很痛的。年幼的,还不是魔女的魔女见过“魔女”处刑。金发的少女被锁链绑着,刑架下方是火堆。她到临死还为世人祈祷。
她就想问问,能换个死法不。比如老死。注意是老死不是过劳死。
“是我啦。已经过了十三年了也不见你变老。”青年怪无辜的举起手里的袋子,“要一起来烧烤吗?”

end
教堂的钟声响了七下。
黑色的棺材缓缓的埋入土中。
天气晴朗适合野餐。
气氛压抑。
中年的神父画了个十字,说:“阿门。”
待人群散去,黑衣的女子状似不经意的路过隔着皮手套在墓碑上拍了两下。
“再见。”
风过,已无人。
………………………………………………
如果有什么没懂的或是想说的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评论

热度(12)